二维码
看啥分类信息网LOGO

扫一扫关注

他的音乐永远在诉说大写的人生,音乐诉说情感

   日期:2022-08-07 05:22:34     浏览:5    

想必现在好多人对于音乐诉说情感方面的知识都比较想要了解,如今张女士就在互联网上为大家归纳了一些关于他的音乐永远在诉说大写的人生相关的信息分享给大家,希望可以解决你的疑问。

2021年是奥地利作曲家和指挥家马勒逝世110周年。

一百多年来,他的作品被人们纪念、解读、聆听,甚至成为一些电影的灵魂。

马勒曾经说过,“音乐应该像一个宇宙。”其实他的每一首交响曲里都住着一个英雄的旅人,他的音乐永远在讲述一个大写的人。

听马勒就是听自己。

马勒生于1860年,卒于1911年。每隔10年,音乐界都会纪念他,聆听他,轰轰烈烈地表演他。这首十年的《强心剂》似乎总在提醒我们:在过去与现在之间,音乐等领域总有走出广阔天地的可能,音乐的生命在不断出发与回归的时空轮回中生长着意义与价值,此行代代相传;艺术的终极意义是回归人,回归人性,回归对人的思考和关怀。

一百年来,大众的音乐品味一直在悄然变化,古典音乐中界限分明的对立逐渐被复杂所取代。人们不断挑战音频和视频的界限,沉迷于更加复杂和抽象的声音世界,而这正是马勒所擅长的。一个接一个,“马勒复兴”轮番登场。从20世纪60年代到今天,马勒的作品一直是音乐会曲目的主流。不仅每个纪念日都有为期两年的“庆祝马拉松”,大量的唱片、作品、讲座和纪录片都将马勒的形象和音乐渗透到了流行文化领域。

从马勒出生到去世,“00”到“01”似乎是一个隐喻,一个站在0和1之间的人,正如指挥家伯恩斯坦所说:“他是一个跨越1900年边界线的巨人”。0和1完美契合他的气质,加上他的观点和音乐。笔者曾经有过一个有点荒诞的联想:0和1是计算机语言最原始的代码,代码的各种排列组合可以表达丰富多样的含义,但说到底只是一个0和1的问题。——生与死或爱与死,有得必有失。也可以代表一种重复,01010101.无尽的循环,生命不断回归原点。对于个人来说,这是一种缘分,但也可以是一种升华。也许,在某种意义上,马勒的音乐语言与主导我们这个时代的计算机语言有一些共同之处。它可以被我们碎片化的语言叠加、共存、发展。

由此,我们与马勒有了更多的联系和共鸣。马勒音乐中的反讽、黑色幽默、荒诞、孤独、矛盾、异化不正是很多人正在经历的吗?正如乐评人勒布雷希特在《为什么是马勒》中所说,“马勒是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音乐家。他从来不属于他的时代。听马勒就是听自己。”

一个人的奥德赛之旅

马勒说:“音乐应该像一个宇宙。”事实上,在他的每一部交响曲中,都有一个英雄的旅行家。如果把这10部交响曲加上《大地之歌》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它们仿佛串起了一段与生死共舞的奥德赛。

103010转《第一交响曲》是故事的开头:一个少年为了躲避家里的死亡阴影,逃进了山林。在山林里,他听从了自己的使命,然后决定去旅行,去寻找自己的乡土和声音,去描绘自己的宇宙。

从103010到《第四交响曲》,他来到了人生的那一刻。他升到了欧洲最高的音乐山,娶了维也纳最漂亮的姑娘。影随形,他带着卑微出身的焦虑和改造旧世界坚如磐石的决心,一刻也没有懈怠。他总是害怕有一天,这一切会被上天收回。

《第五交响曲》和《第七交响曲》是戏剧性的转折。失去了孩子,失去了健康,失去了维也纳,最后失去了妻子的爱,他主动走下高高的神坛,一路走到了山谷,开始了又一轮的流浪。在异国他乡,他听到了人生中最强音。他迟来的认可就像一场秋雨,但他的生活已经进入了秋天。他焦急地计算着自己还剩多少时间。

103010和《第八交响曲》到了故事的结尾:他终于承认了自己作为一个人的软弱和局限,接受了永恒的孤独,人生注定要疲惫,但他似乎不甘心,于是做了最后一击,再次出发。这一次,他没有回来,也没有回音。

马勒的作品中总有一些不变的元素,相当于音乐中的动机:——死亡、孤独、高山、宇宙。这些动机在马勒人生的每一个阶段,职业生涯的每一个里程中都被反复琢磨过。他在看,向后看,左看右看。他有时躲在自己里面偷偷往外看,有时又跳出来用第三者的眼光看自己。同样的动机,每次都表现出不同的表达。

对生与死的思考是马勒作品的核心内涵,贯穿于《大地之歌》第三乐章到最后《第九交响曲》。虽然马勒音乐中的许多意象看似纯粹是在呈现死亡,但由于他的音乐强调思辨性,所以他的观点是基于矛盾对立的原则来表达的,写“死”就是写“生”。这种矛盾源于他的出身环境的家庭,犹太母语3354意第绪语根深蒂固的思维方式,以及他对当地归属感的不明确。在马勒的音乐中,生命必将死亡的警告不时出现,但他没有走向无意义的悲伤,而是以铿锵的力量走向死亡。有了这个动力,主人公就一直在路上,一遍遍追问生与死的意义,在四季的轮回中,从少年到壮年,一直到老年。

相反,他说:漂亮的秋天,洛

马勒走向生命的尽头,终于在《第十交响曲》的最后一乐章中迎来了期待中的反转,但作品中依然有对死亡的回眸。他首先在音乐中描述了死亡的三个层次,在乐章的最后,他为我们献上了他生命中的最后一首赞歌,祈祷在万物即将分崩离析的世纪重建我们的生命和信仰,这也可以理解为他留给我们的爱、善良和祝福。

在最后一个乐章的最后一页,马勒写下了最接近死亡体验的音符,每一个聆听者都走在了死亡的路上。这里的“死亡书写”包含了太多的层面:一是自己生命的终结;其次,调性的死亡意味着马勒所了解和喜爱的音乐的死亡。最后但同样重要的是,马勒预见了社会的死亡,或者说是某种文化信仰的终结。马勒在乐谱上标注了“极其”。

慢板”,这是音乐速度术语里最慢的一种。这段极慢的音乐仿佛被施了定身术,每一缕声音都分崩离析。马勒在乐谱的最后一小节标注了“逐渐淡出”,这种标注相当暧昧,对于乐器演奏的要求也不精确。每一位听众必须自己决定如何解读。于是乎,它化身为可以被无限延续、传递的动人尾声,凝固的瞬间,仅剩下沉寂。

《第九交响曲》是一部关于生与死的交响曲。听者沉默不语,但是有很多话如鲠在喉,恰似辛弃疾那句: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当然,我们可以从马勒自己的人生境遇中挖掘出很多背景信息与言外之意,但实际上,如果马勒只是写了他自己,那么一定不可能如此动人。他的音乐永远在诉说一个大写的人,而人最终都要在死亡面前经历考问,问自己是否生得其所,是否不枉活着。

马勒将自己的经历与情感融在音乐里,无论是愤怒、感伤还是不甘。他早已跳出自己的痛苦,在更高层面的意义上以诗性的音乐语言描述一种唯有经历生死才有的优美。作曲家阿尔班·贝尔格在写给妻子的信中如此描述《第九交响曲》的结尾:“一种屈服——然而,他的眼始终望向‘另一个彼岸’”。100年前的马勒用他的音乐给了我们一种观看自己的可能,或许我们可以有出路。此时此境,是对世间所有辛苦旅程的慰藉。(庄加逊)

相关问答:《你的答案》,这首歌想表达的意义是什么,你怎么看?

孤寂:从你开始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后,孤寂会如影随形,就像你的影子一样,时时刻刻在你身旁。即使你有家人的陪伴,好友的倾诉,爱人的深聊也不能彻底拜托它。因为你自己所有经历的每一秒和大脑里的那片海只有自己在全然见证,所以就习惯这种占比最大的孤寂感吧,

让思绪开花,虽然这花只有你自己能看见。

追寻:我想大部分人都不是刚开始就明确自己想要什么,所以追寻的都不是那么全力以赴,那就从现在开始把想做的事具体化,很喜欢一句话,与大家共勉,“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希望:不管是生活给你的痛,或者某人给你的涩,你可以暂时失望,但不管如何都不要绝望,相信自己 相信音乐 相信未来,想你所想,做你所做。

最后让我们再次感受这首作品的作词。

也许世界就这样

我也还在路上

没有人能诉说

也许我只能沉默

眼泪湿润眼眶

可又不甘懦弱

低着头 期待白昼

接受所有的嘲讽

向着风 拥抱彩虹

勇敢的向前走

黎明的那道光

会越过黑暗

打破一切恐惧我能

找到答案

哪怕要逆着光

就驱散黑暗

丢弃所有的负担

不再孤单

不再孤单

也许世界就这样

我也还在路上

没有人能诉说

也许我只能沉默

眼泪湿润眼眶

可又不甘懦弱

低着头 期待白昼

接受所有的嘲讽

向着风 拥抱彩虹

勇敢的向前走

黎明的那道光

会越过黑暗

打破一切恐惧我能

找到答案

哪怕要逆着光

就驱散黑暗

丢弃所有的负担

不再孤单

不再孤单

黎明的那道光

会越过黑暗

打破一切恐惧我能

找到答案

哪怕要逆着光

就驱散黑暗

有一万种的力量

淹没孤单

不再孤单


特别提示:本信息由相关企业自行提供,真实性未证实,仅供参考。请谨慎采用,风险自负。


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评论 0
0相关评论
相关行情
推荐行情
点击排行

版权©2008-2025©看啥分类信息网©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2021011510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