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维码
看啥分类信息网LOGO

扫一扫关注

我最大的勇气是让自己告别烟花灿烂,努力让自己的人生灿烂

   日期:2022-08-07 04:12:03     浏览:2    

想必现在有很多小伙伴对于努力让自己的人生灿烂这方面的内容都很感兴趣,现在张女士也是在网络上收集了一些关于我最大的勇气是让自己告别烟花灿烂相关的信息分享给大家,希望能够帮助到你。

少爷的订婚宴无疑是香江城的盛况,名流、富豪、豪门都准备了礼物祝贺。据说这场盛宴中女主角的奢华裙子长达三米,使用的蕾丝全部是手工钩织,还用了上千颗水钻。

可以想象未来的豪门女家长艾玛会有多招摇。

就连患病多年未出世的龙王,也因为皇室控制不严,漂洋过海来到湘江城祝贺。

这个荣誉恐怕是香江市唯一的一个了!

但这些都与我无关。我姑姑因为担心我伤心,就来陪我了。看着她在我面前微笑,我早早的送走了她。

在这段时间里,我学会了独处,至少在我遍体鳞伤的时候,不用去顾及真正对我好的人的情绪。

经过这么多变化,我已经不是原来的珍妮了。

我厌倦了这个辉煌的湘江城市。

如果悲伤大于快乐,任何关系都会停止,过去和少爷的影像都会在我脑海里如浮云般消失。

我的离开对所有人来说都是最好的结果。

现在我唯一关心的是肚子里的小生命,让他来到这个世界上看到它,将是我最后的执念。

吵吵闹闹的订婚宴散后的第二天,我被带到了唐公馆。

管家对我说:“老太太想和你当面谈谈。”

我知道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了,即使我尽力了,我也会去尝试。我在脑子里想象了无数种可能,希望自己能成为最幸运的那一个。

一踏进大堂,就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

上次赶时间,没机会仔细看看少爷从小生活的地方。现在抬头,看到的一切都很简单。

里面的装修虽然古色古香,但并不豪华。

只有在巨大客厅的窗口,几件古董陈列在绯红色的紫檀木珍宝架上,显示着古老的新鲜感。

这种风格和唐低调的家风如出一辙。

这次我被管家领着绕过客厅去了书房。也许是出于对一位女性同胞的同情,女管家轻声说道:“简小姐,你看上去脸色苍白。你要多注意休息。”

“谢谢!”

“今天正巧龙王老人家在家做仪式,为少爷祈福。自从上次醒来,少爷的脸色就不太好。”

“昨晚订婚宴后,我生病了!”

“你们年轻人,要学会放轻松。”

"这位老太太想去医院,但她被所有的事情缠住了。"

我放慢了速度,看见几个便衣的人盘腿坐在走廊尽头的主人门前。想必就是刚才管家提到的主人.

但我此刻没心情关心别的,匆匆一瞥就把注意力收回来了。我只想尽快见到少爷的母亲,那个决定我孩子命运的女人。

我不想待太久,担心艾玛在房间里。

管家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故意说:“少爷坚持要爱玛小姐结婚后才搬来。”

果然老太太身边骄傲的人精致通透。

书房的门开了,管家进去报告。

我去不了,就在门外等。都说孕妇会胖,但我好像是个例外。我的四肢比以前苗条了,除了小腹略圆。

今天的长裙已经从以前的合身变得宽松了。

女管家走出来,向我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简小姐,老太太邀请你进去。”

“求求你!”

我推门进去后,巨大的红木办公桌上散落着一些文件。我妈正皱着眉头看着手里的份额,我进来的时候才慢慢放下。

她指着书桌旁的软沙发,示意我坐下。

我知道我在寻求帮助,所以我应该寻求帮助。于是我扑通一声跪下,期待地盯着少爷的妈妈。

对于我的行为,少爷的妈妈可能没有预料到。

她静静地看了我很久,我一直坚持挺直腰板。这是个游戏。我没有失去的勇气。

半响后,她终于抬起额头叹了口气,出声让管家进来扶我坐在软榻上。

“珍妮,你这个要求让我很尴尬?”

“我明白,希望你发发慈悲。”

我默默地低下头,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肚子。

“他已经会动了,主人一直说你是个伟大的母亲。我可以悄悄地消失,保持匿名。”

“或者你生下来以后,帮这个孩子找个好人家。”

为了肚子的命,我完全忽略了卑微的自己。

“但是……”

少爷的妈妈终于做出了决定。她挥手让女管家出去。

门慢慢地、小心地关上了,平静降临了。

当少爷的妈妈再次开口时,我发现我的手因为紧张而湿了。

“我不想让第三个人看到我接下来对你说的话。你能保证吗?”

“嗯,请放心!”

“香江的政权要变了,再过两年,少爷就要站在台上求援了。唐家再也不用躲在幕后了。你觉得这样的人能有私生子吗?"

“这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一旦不小心被人抓住。唐家丢脸还是小事,万一影响了贵人之计。”

“这个后果,连我都无法承受!”

“我在很远的地方,不联系任何人。”

我再次跪倒在地,我找不到任何其他方式来发泄我的胆怯。只能一遍又一遍的提醒自己“别哭了。”

因为你的眼泪没有价值。

现如今,谁都不容易。

不管你是平民还是高官!

我们面面相觑的时候,管家敲门,在少爷的母亲耳边小声说了几句。她抬头看着跪在地上的我,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

母亲听后,不可思议地看着管家。

被对方再次肯定后,她指着我。

管家一看,赶紧过来帮我。

起。

少爷的母亲示意我稍安勿躁,她就随j管家一前一后出了门。临走像是想起来什么,交代到“你先在这休息,我让人招呼你。”

说完,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不多久,有人敲门送进来精致的茶点。

我坐立不安,顾不上医生的嘱咐让我平时多静养。我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在书房里焦急的来回不停走动。

我不时看手腕上的表,或是书房的门。直到它被人徐徐打开,我忐忑的思绪才落了地。

少爷母亲笑容的满面进来,看我傻傻的站着。立马让管家扶我去坐,她自己也去书桌后的沙发椅上坐好。

“你真的爱少爷,爱这个孩子?”

“嗯,请您成全。”

“那就如你所愿,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吧。但是你必须对这件事三缄其口,孩子生好交给我。”

“你既然真心喜欢少爷这段时间就陪在他身边的,正好可以杀杀Emma家的气焰。”

“什么……”

“还不快谢谢老夫人,她答应你了。”

管家及时出声提醒我,接下来她连声给我道喜。

“去看看少爷吧,他应该醒了。”

“谢谢您的成全!”

我迈着欢快的步伐,冲向了那个房间。

“你这孩子,慢一点。”

我的生活恢复到了从前,那些逝去的光芒再度回到了我的世界,甚至比之前的更加耀眼。

那些曾经冷眼旁观的人,再度换上了殷勤的嘴脸。以前我是不想应付,经过这番变故我连自己的一个正眼都吝啬。

不只是我,姑姑最近新换了工作。

我问她为何如此,她推说“这么多年了,脸色还没看够啊!”

“与其最后被人嫌弃,还不如体面点离开。”

对于姑姑的这番做法,我没有丝毫的吃惊。别说她在香江这个世态炎凉的城里沉浮了多年,就连我内心也早已翻天覆地发生了改变。

那日我鼓足勇气问“请问我可以陪在少爷身边,您具体所指?”

少爷母亲说“你是聪明的孩子,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您的意思是……”

看到我眼里的纠结,少爷母亲决定调教我。

“珍妮、经过这番事你也看到了,在香江城没有根基的女人要护着自己的孩子有多么坚强。”

“唐家未来的女主人,你还欠点火候。”

“你姑姑往日里教你的那些,只能在一般的人家里做个合格的女主人。”

瞬间,我明白少爷母亲的意思!

很快到了姑姑新换工作后的发薪日,她说请我吃饭庆祝。我不愿出门,姑姑就兴冲冲抱着一大堆食材来敲门。

她换下优雅知性的套装,去我房间的衣橱里随意套上了件宽大的家居服。然后就美滋滋进了厨房忙乎,一个半小时后我竟然见到桌色香味俱佳的饭菜。

我不放心的瞅了眼我的厨房,还好、还好!

锅碗瓢盆一切都被收拾得井井有条,我大大舒了一口气。我原本以为,厨房会惨不忍睹成为灾难现场。

我已经做好,等姑姑走后花上几个小时去打扫的思想准备了。

没想到啊………

看到我满眼的赞美,姑姑得意洋洋的笑了。

那晚她喝了很多的红酒,我虽不能喝就坐在旁边静静陪着直到她最后昏睡,见证这来之不易的喜悦。

昏睡之前姑姑死命抱着我,用结结巴巴的话语说“其实我一开始只是想让你找个家境不错的男人结婚生子,没想让你走我的老路。”

“相信妈咪,我实在太孤单了。”

这大抵就是酒后吐真言吧,我进房间拿了条小毛毯盖在已经在沙发上进入梦乡的姑姑身上。

临视她熟睡的侧脸,轻轻说“我相信你!”

我整日都不外出,也不与少爷出现在任何公众场合刻意保持着低调。少爷母亲当初最后无意中的那句话“正好可以杀杀Emma家的气焰。”

事后回想这句话不仅让我心生芥蒂,更是把警惕性提到最高。我早已不是心思单纯的简珍妮,给人当枪使这事做个一二次就够了。

但是我现在不得不出门,因为我约了阿丝。她打算结婚,婚后她就随老公去德国留学。

我不方便出席她的婚礼,但是我想亲手把祝贺的礼物交到她手上。这个我来香江后最好的朋友,唯一能推心置腹的人。

那些年香江城的马路上,留下多少我们打闹嬉戏的身影。两人牵手去街角吃鱼蛋、煎酿三宝,一起害羞谈论彼此的初吻。

我记得那时阿丝的脸,因激动而满脸绯红。

如今这些美好虽然都回不去了,但我把它深深珍藏在我的心底。

等到了约好的餐厅,可能因为是周末的缘故,人声鼎沸格外热闹。瞬间我都吃惊了,拥挤在这小小的店里人都是从哪儿来的?

好不容易我绕过人群,挤到了预约的双人桌上。阿丝随后就到,许久没见面的我们眼里都有一扫而过的喜悦。

她为了避免我的尴尬,没有追问我问题。即便是看到我微突的小腹,也只是例行公事般问“预产期什么时候啊?”

聊了会天,我突然想去卫生间。

最近我去卫生间的次数明显多了起来,扶着椅背我慢慢站了起来。阿丝要过来陪我,我笑着冲她摆摆手。

笑容还在我的脸上,突然就有两个打闹的孩子冲到了我身边。还有一个妈妈模样的人,也紧跟其后凑了过来。

孩子在高声贝的吵架,妈妈用更高声贝的声音在劝架。我被他们三人团团围在了中间动弹不得,吵闹的声音充斥着我整个耳膜。

突然我看到那位妈妈带着不怀好意的笑把手伸向了我,就在我以为自己要跌倒之时有股力量把我结实的拖住了。

惊魂未定的我头上都是刚惊出的冷汗,来人瞧见我脸色苍白的模样赶紧说“简小姐,你需要去医院吗?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我摇摇头正准备说谢谢,发现那母子三人不知何时已经离开。

“谢谢,我休息一下就好。”

“那我送你回家吧,我是少爷安排过来暗地保护你的人。”

最后我简单和阿丝告别后,就随这人回了家。

不用猜,我已经知道这件事背后的主谋是谁?

因为除了Emma,我想不到第二个人选。

从那之后,我把老老实实把自己锁在了房子里。就连产检,都是请医生上门。

少爷担心我无聊,派人送了只圆滚滚的纯白色长毛狗过来给我解闷。它自来熟,到了陌生的环境欢快得很。也爱与人亲近,经常凑到我脚踝蹭来蹭去的撒娇。

有了它的陪伴,生活多了很多的乐趣。

看着它憨态可掬的模样,我给它起了个名字叫“球球”。只要我呼唤这个名字,它就会迈着它的小短腿欢快向我奔来。

我甚是喜爱这个软萌的小东西……

那日我突然想吃双皮奶,怀孕之后我的口味一直都变化多端。时而嗜酸、嗜辣,最后渐渐开始嗜甜。

想到双皮奶那醇厚浓郁的奶香味,我口水就疯狂的分泌。最后我不得不一边咽着口水,一边请隐在暗处的那人帮我去打包回来。

他本不敢随意走动,在我再三保证不外出的前提下他飞速下了楼。好像就一根烟的功夫,我的面前就出现了碗散发着甜腻香气的双皮奶。

就在我拿起勺子打算大快朵颐时,房间里的电话响起。于是我幽怨看了眼诱人的双皮奶,咽着口水去接电话。

姑姑打来问问我的情况,顺便和我说一声我妹妹这次高考成绩很不错。如果不出意外,应该能考进省城的大学。

姑姑还在唠唠叨叨要我注意身体,我因惦记着双皮奶急忙忙就挂掉了电话。等我快步走进客厅时,双皮奶旁的球球口中吐着白沫四肢都在不停地抽搐。

我尖叫了一声,隐在暗处的那人听到我的叫声冲了出来。他看到眼前的一幕,暗叫不好。

他确认了我没吃,如释重负呼出一口气。

他擦了擦头上的汗,在征得我同意后打了个电话后就小心把球球抱了起来送去医院。

那天之后,可爱的球球再也没有回来。

看着它用过的小碗,还有那些磨牙棒,我整个人陷入了深深的恐惧之中。

少爷看我郁郁寡欢,晚饭后神秘对我说“今天我补送生日礼物给你,去换件衣服吧。”

“什么礼物?”

“乖、去换衣服,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

“能不能不出门?”

“放心吧,我都安排好了,不会有问题的。”

我勉强收拾了一下,就随少爷出了门。

不多时车子就开到了维多利亚港,香江城繁华的夜景尽收眼底。海风不时还会顽皮抚过人的肌肤,心情确实好了点。

就在我静静的感受着这一切时,一声长啸划破了黑夜的宁静。夜空中绽放起朵朵璀璨夺目的烟花,连绵不断地持续了很久。

少爷神采飞扬的问我“喜欢吗?”

“等我把孩子生下来,就送我离开香江吧。”

说完我不给他开口的机会,深深吻住了他。

我害怕他接下来的话,会让我心软。

“逃离”是一个救生圈,抓住它、那些黑夜中所有此起彼伏的惶恐就都会离我而去。

少爷的声音被我围追堵截,无法形成一个完整的句子。最后他感受到我眼里不断奔涌而下的凉意,终什么话都没有说。

可让我意外的是,隔了几天我就被少爷悄悄送走了。等我苏醒时,游艇已经开到了公海。

身边陪伴的人,递给我一个箱子。

多年后远在异国的我,才得知他义无反顾把我送走的真相。那一刻,我决定放下我的恐惧、怯懦,披上铠甲走到他的身边。

(未完待续)


特别提示:本信息由相关企业自行提供,真实性未证实,仅供参考。请谨慎采用,风险自负。


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评论 0
0相关评论
相关行情
推荐行情
点击排行

版权©2008-2025©看啥分类信息网©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2021011510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