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维码
看啥分类信息网LOGO

客服QQ二维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家政 » 正文

郧阳府的旧址(宋代砖)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3-01-26 10:51:41    来源:网络    作者:吉女士    浏览次数:2    评论:0
导读

想必现在有好多人对于郧阳府的旧址都是颇为感兴趣的,如今吉女士也是在网络上整理了一些关于宋代砖方面的知识分享给大家,希望可以帮助到你。郧阳一位老同志在郧阳府老城旧址的西河滩边散步时,捡拾到一块凹印“官砖”字样的城墙砖(见图)。砖长36厘米,宽19厘米,厚10厘米,残断一角。除砖的正面中心凹印一寸见方的“官砖

想必现在有好多人对于郧阳府的旧址都是颇为感兴趣的,如今吉女士也是在网络上整理了一些关于宋代砖方面的知识分享给大家,希望可以帮助到你。

郧阳一位老同志在郧阳府老城旧址的西河滩边散步时,捡拾到一块凹印“官砖”字样的城墙砖(见图)。

砖长36厘米,宽19厘米,厚10厘米,残断一角。除砖的正面中心凹印一寸见方的“官砖”字样外,砖的两侧都有凸印的文字。这些文字都不是刻画的,看得出是当年制作过程中,在砖坯未干时用刻好字样的木模拓印的。因为年久风化,并受沙石大水冲击磨损,两侧文字难以全部辨认。

“官砖”的右侧可辨认的残剩文字是:“郧阳卫窑军匠许达原造”(“达”为简化字,明代已有); 左侧可辨认的残剩文字是:“郧阳卫□□千户所□□”。

虽然这块“官砖”上的文字难以全部辨认,但这些可辨认的残剩文字却是这块砖的“身份证”—它既揭示了五百余年前修建郧阳府时的相关制度,也反映了明代的建设定规。

郧县虽然控扼汉水,势分秦、巴,地连鄂、豫、陕三省,历来为兵家所必争,但历史上并无城池。郧县县城依凭的是县治西北的高岗和东南的汉水这些自然屏障。至明天顺八年(1464)知县戴炎才“筑土墙以御寇”。

至明成化十二年(1476),抚治荆襄流民的都御史原杰为安置流民,申奏朝廷建议于郧县设郧阳府并展筑郧县城池:

“……今勘郧县地方广阔,迫近汉江,通竹山、房县、上津、洵阳、淅川等处,为四通八达要地,盗贼出没之所。应令展筑城池,添设府、卫,控制地方,抚安军民……。

展筑郧县城池,添盖公署工程浩大,必须军民兼役方可图成。祈即敕令(皇帝下令)湖广镇守巡抚分委官员趁时修筑,庶得坚完,以抚流逋(流民),以安地方,辛甚!”(清同治丙寅年修《郧县志.原杰处置流民疏》)

成化帝批准开设湖广郧阳府,并设(郧阳)湖广行都司,成立郧阳卫 (卫:明太祖朱元璋洪武二十年(1387)六月,为抗倭寇,建卫、所军户制。一府或数府设卫,每卫5600人; 1120人为千人所,112人为百人所。卫辖前、后、左、中、右五所,卫所设卫指挥、千户、百户等官。卫所军士皆别立世袭的户籍,叫做军户,由官府分给土地屯田自养)。

湖广行都司下辖郧阳卫、荆州卫、荆州左卫、荆州右卫、襄阳卫、襄阳护卫、衢塘卫、安陆卫。郧阳卫设指挥使(三品)、佥事(正四品)、卫镇抚(正五品)、左、右所正副千户各二名(分别为正五品、从五品),经历、知事、所镇抚各一名(正六品)。

成化十三年(1477)春正月,成化帝调湖广都指挥柴政掌(郧阳)湖广行都司事,负责拓展郧县城、修建府署等一应工程。次年十二月柴政病故,继其事者为都指挥佥事钟正。成化十五年(1479)则由太和山太监韦贵兼理。

郧县旧无城,天顺八年(1464),知县戴琰筑土墙以御寇。至成化十二年设府治于此,遂沿旧基恢拓,建成周围八百余丈,高二丈四尺,设六门的府城:东西南北四门分别称为宣和门、平理门、迎薫门、拱辰门。皆有四坡重檐门楼,极为宏伟壮观。东、西、南三门皆有瓮城。另附建小西门、小南门以便出入。东开护城河以阻隔,西、南凭汉江为天堑,北踞山岭筑城墙。

至明嘉靖三十六年(1557),新建府城仍不敷使用,都御史章焕于城东北将城墙扩筑两百余丈,并增设小东门(时雨门),终使郧城固若金汤,易守难攻。明末打遍天下的李自成五次攻击郧城,终未攻克;太平天国陈德才部也是攻而难克;民国时期,河南土匪“捞洋人”等闻听郧阳府富庶,多次带兵围攻郧城,结果仍是攻而难下!

当时抚治流民的都御史原杰申奏朝廷的建议是“展筑郧县城池,添盖公署工程浩大,必须军民兼役方可图成……”。成化皇帝批准了这一建议,并委派湖广省(含今湖北、湖南及广东、安徽部分)官员,以湖广省财力来实施郧阳城的建设。

而“军民兼役”则是军队与老百姓共同完成这浩大工程。老百姓好说,无非是按府、县、乡、保切割分派钱粮徭役;军方则是郧阳府的卫、所之兵担负钱粮徭役。因为当时的军队是“屯田制”—自给自足之外还须向当地政府交纳赋税。一卫之兵5600人加上他们的家人(军户)就是个小社会,打仗耕种之外,应该是木、砌、石、窑、铁等各种工匠具备。所以,造这块“官砖”的“许大原”留下的印记是“郧阳卫□□千户所□□”、“郧阳卫窑军匠许达原造”—许大原是卫、所军营中的工匠。

但奇怪的是,这种有印记的砖十分罕见。笔者在郧阳府城长大,从1958——1969年拆府城建新城,都是亲见亲知。初期的郧县新城大部分房屋是郧阳府城拆下的旧料所建,尤其是单位公房如仓库、饭堂、厕所、围墙等大多是用三四十斤重一块的城墙砖所建。可谁也没见过这种带字的城墙砖(也许有工人见过,不知其意义,即“见之而不识之,故未言于人也”)。

近三十年,郧县新城的楼房取代了初期的平房,因旧城墙砖不合新建筑的规格而被弃置不用,埋于地基下,只在新城的少数平房区或废弃空地开出的菜园边还可零星见到一些。近年郧县、十堰搜集带字旧砖的人不少,笔者处处留心,也于新城拣到精美的带字旧砖,但从来没见到这种有着重要印记的“官砖”!

稍有建筑常识的人都知道,普通的砖在制作时只要把和好的泥按入坯模子,拍实抹平,坯模子一提,就是一块砖坯。制作快而可以大批量生产。但这种三面有印记的“官砖”要等砖坯制出后晾至半干,再用刻好文字的木模在三面压上文字,程序烦琐而效率极低。建郧阳府城所需的数以千万计的砖绝不可能这样生产!所以这种三面有印记的“官砖”,只能是用来标示规定砌筑任务作标记的。也因此,这种有印记的“官砖”十分罕见而弥足珍贵!

考量这块“官砖”,有印记的左右两侧,绝无粘合剂的残留痕迹。而古代重要建筑如宫殿、坟墓、城墙的粘合剂一般是糯米汁拌和的石灰—它的粘合强度决不亚于今日的水泥。这块砖其它各面都还残留着这种坚硬的粘合剂,而且极难清除掉。一般的建筑用砖至多只能显露一大一小两个侧面,这块砖的两个大侧面却都无粘合痕迹,说明当时是用它砌单砖墙的(砖宽19厘米,砌不太高的单砖墙也相当稳固了)。那么,用以防守御敌的坚固高大的城墙,什么地方会砌单砖墙呢,那只能是城墙顶端的雉堞(城墙垛子)了。看看襄樊、荆州、北京的古城墙,我们就会明白。

把“官砖”刻印记并显露外面,本意并非是要让造砖的人千秋留名,而是明初丞相胡惟庸的一大发明。朱元璋定鼎南京后,巨富沈万三捐资修建南京城墙,朱元璋派胡惟庸监理。胡惟庸为防止担负砌筑任务的军民偷工减料,便切割分派任务,并下令承担任务各方要在所承担砌筑的段落作出标记—在两方交界处砌筑标明承建方隶属、姓名的字砖,以便查验。

朱元璋对这一作法大加赞赏。从此这种作法便成为一种制度在明代相沿下来。

郧阳府的明城墙由于修建时分工明确,监理严格,十分坚牢,易守难攻。保障了明清两朝郧阳府城近五百年的安宁。到了民国廿四年(1935)夏季,因汉江上游连月暴雨,江水暴涨,淹没了三丈多的驳岸后,又直漫上二丈四尺高的城墙。上城墙看大水的人就坐在城墙垛子上洗脚!抛江大水翻滚着巨浪,像千万头猛兽一次次冲撞着城墙,终于在农历六月六摧跨了东南角的60余丈城墙,浩浩大江直扑郧阳城,冲跨房屋800余间,死人无算!不久,7月3—8日又连降暴雨,雨量274.1毫米,上游山洪爆发,暴涨的江水又沿跨倒的城墙豁口扑向郧阳城,冲跨房屋800余栋。次年霍乱症大爆发,全县死万余人。其中郧阳城和黄龙镇死人最多,到了死人无人敢埋的地步。

郧阳城的地势西北高而东南低,形似簸萁。所以东南城墙还起着江堤的作用。清末民初,北边城墙已渐拆毁,唯余土墙;东南方的城墙却没人敢动一砖。民国廿四年夏季大洪水大疾疫过后,国民党郧阳专署即组织修复了东南角城墙。

今年是郧阳府城修建530年(1479完成—2009),又是郧阳府城淹没40周年(1969—2009),欣逢此际而“官砖”面世,无声地向我们诉说着它的前世今生,也许是对那永远消逝的辉煌古城的纪念吧!

资料: 1、明代洪武二十年(1387)六月,为抗倭寇,建卫所军户制。

2、全国现发现的明代卫所铜印有青海大通县文物管理所一方明代“西宁卫千户所管军印” 、辽宁“辽海卫中千户所百户印”、河南“宁山卫前千户所百户印”、江西“浔州卫中千户所百户印”及“郑府群牧千户所百户印”、“鳌山卫后千户所百户印”。

 
相关联想:
(文/吉女士)
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打赏 0评论 0
免责声明
• 
本文为吉女士原创作品,作者: 吉女士。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ttps://www.ksfenlei.com/news/show-229741.html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0相关评论
 

版权©2008-2025©看啥分类信息网©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2021011510号-8